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水電是我國能源電力轉型的壓艙石
2019/10/31 9:19:40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張博庭1031日在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大壩安全專委會2019年年會上的發言

 

尊敬的各位專家、代表早上好:

非常高興有機會來到美麗的云南,參加咱們大壩安全專委會的2019年的年會。

首先請容許我代表全國學會對本次會議的召開,表示熱烈的祝賀。對會議的承辦單位,國家能源局大壩安全監察中心,及協辦單位,瀾滄江水電開發公司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對遠道而來的各位代表,表示誠摯的歡迎。

大壩安全專委會雖然只是我們水電學會30多個專委會中的一個,但是,大壩安全事業在水電行業中的地位和作用,卻是在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地上升。去年咱們專委會在四川召開年會。我們學會的張野理事長不僅親自到會祝賀,而且對我們那次的學術會議給于了高度的評價。今年,我有幸代表全國學會來參加會議,在表示祝賀的同時,也想和大家探討一下我國水電的一些問題。

前幾天,有媒體的同志打電話問我,為什么最近以來我國的水電行業似乎非常平淡。的確,當前我國的水電似乎正處在一個空窗期。不僅水電的發展比較緩慢,而且似乎連各種新聞都很少。那么我國的水電開發是不是已經快完成的歷史使命呢?

當然不是。從開發程度上看,我國水電的可開發資源量至少有3萬多億千瓦時/年,目前僅僅開發了40%。與國際上發達國家的開發程度相比,至少還有一倍以上的發展空間。那么為什么現在我國的水電發展,卻突然沉寂下來了呢?筆者認為,這是因為我們國家目前正處在一個能源革命、電力轉型的特殊時期。

當前,國際社會對于能源、電力轉型的定義很清楚,那就是“主體能源電力的變更”。而我國目前的能源電力轉型,由于還處在起步的初期。以至于我們行業內的主流群體,似乎還認識不清我國電力轉型的必然性和可行性。所以,當前我國電力界主流觀點,還是認為,根據國情,煤電才是我國能源電力安全保障的壓艙石。除此之外,大家也還都贊同我們應該積極推進能源電力轉型,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發電。在這種有些矛盾思想的指導下,我們的電力轉型,實際上就變成了一種“電力優化”。也就是說,我國電力負荷的安全保障,需要由煤電兜底,在此基礎上,再大力可再生能源的發電。

因此,目前我國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市場,可以認為完全是煤電機組犧牲了自己的發電份額讓出來的。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不妨看看實際的數據。2018年我國的風、光總發電量,總計大約是5400多億,按照我國大約10.5億千瓦的煤電裝機來計算,假設我國完全沒有任何風、光的發電,也只不過就把我國煤電機組的利用小時再提高500多。而目前我國的煤電機組利用小時只有4300多。即使我們完全沒有風光發電,也不過才相當于把煤電機組的利用小時數,提高到四千八、九,離煤電機組的設計利用小時5500還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從這一點上看,甚至我們也可以說,當前我國煤電行業的困境,主要來自發展我國的風光發電而不得不做出的犧牲。

為什么我國會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因為現在我們很多人思想上對風、光的發電不放心、不信任。覺得它電能的質量不夠好,不能滿足實際負荷變動的需要,根本就無法保障供電的安全性。因此,我國當前的電力行業,還真談不上轉型,最多只能算是一種優化。

在這種優化思想的指導下,現實中我們多數人都認為:能夠滿足的電力負荷實際需要的,似乎只有煤電。而發展可再生能源的發電,基本上都是為了發展而發展。所以,目前在很多地區,一說電力負荷有缺口,一般都是要發展煤電。同時我們各地所發展的各種非水可再生能源,一般都要面臨著解決市場消納和減少棄電的難題。

水電雖然也是可再生能源,但是,由于世界各國水電的發展主要是取決于各國的資源條件,所以,在國際上基本上沒有什么可比性。因此,在我國電力產能嚴重過剩的情況下,我們似乎也就沒有必要,為發展而去發展水電了。而各國風和光發電的發展速度和水平,基本上能直接反映出一個國家能源轉型的力度和速度。所以,我們即使消納起來非常困難,但也必須要為了發展而發展風和光,否則就可能與國際社會脫節。這就造成了我國當前的燃煤和風、光發電產業都熱火朝天,而水電的發展幾乎銷聲匿跡的現狀。

不過,這種局面決不會太長久。因為電力優化與電力轉型之間的差距,在初期雖然不大明顯,但是,到了后期,還是存在著本質上的不同。目前,我國對外的2020年達到15%2030年達到20%的非化石能源的承諾,在我們當前的電力只優化,不轉型的條件下,都是有可能實現的。但是,一旦到了更高比例的應用可再生能源階段(如兌現巴黎協定的條件下),電力的僅僅優化就不可能等同于電力的轉型了。

截止到目前,我國的電力界似乎還從來沒有認真討論過,我國將如何落實巴黎協定的承諾的問題。其實,要想實現巴黎協定承諾的“本世紀下半葉就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那么未來我國電力供應和保障的主體,一定是太陽能、風能其次還有水能、核能等非化石能源。也就是說,以煤電退出歷史舞臺為標志的電力的轉型,一定是不可抗拒的歷史規律。

總之,一旦我們真正開始了電力轉型,進入到了必須要為了滿足能源的需求而發展可再生能源的階段,不僅我國的風、光發電事業的發展的會更迅速,更迫切,同時水電的發展一定會被放在極其重要的位置。因為,水電的資源總量雖然非常有限,但是其在電力轉型中的重要作用,卻是無可替代的重要。

目前,由于化學儲能的技術尚未取得重大的突破,所以,世界上所有百分之百實現可再生能源供電的實踐,都是由水電來保障的。例如,挪威由于水電資源豐富,幾乎常年的完全由水電供電。葡萄牙的水電比例高達50%,因此曾創造了全國連續一個月百分之百由可再生能源供電的世界記錄。我國的青海省水電比重比較高、同時水風光互補做得好,也就創造全省連續多日由清潔供電的國內紀錄。就連已經宣布退出了巴黎協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考察完挪威之后,也曾表示,他有可能會通過挖掘美國小水電的潛力,考慮重返巴黎協定。這就是水電對于各國電力轉型的重要作用。

總之,我國的水電資源非常豐富,目前至少還有一倍以上發展空間,絕對是我們兌現巴黎協定承諾的最大資本。當前,我們不僅要承認,煤電是我國現實電力安全的壓艙石,同時也更要看到水電是我國電力轉型的壓艙石。所以,不論是作為水電的行業學術組織還是每一位具體的水電工作者,我們都應該充分意識到我國的水電事業的任重和道遠。由此可見,我們今天在這里進行高水平的學術交流的意義之重大。

在此,我也預祝本次大會取得圓滿的成功。謝謝大家!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